有机化学研究生博士生为什么被要求长时间工作

作者:南迦巴瓦1999

我决定认真的从机理上来解释这个问题。
或者说得更明确一点,为什么化学和生物要劝退。
首先问一个问题:对劳动者最好的保护策略是什么?
严格法规?行业自律?都不是。
退出自由。或者说,用脚投票
博士恰恰是退出成本非常高的行业

我们都知道深圳东莞有很多血汗工厂,但是,这些血汗工厂的老板,现在也不敢随便压榨工人了。为什么呢?现在深圳东莞的城市群,农民工上午辞职,下午就能在隔壁工厂找到一份相似的工作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老板稍有压榨,员工马上就辞职去找下家了。
以至于现在的奇观是,东莞工人罢工的原因通常不是加班太多,而是加班不够,挣不到加班工资。

那么,博士能随便退学吗?不能。博士的退出成本太高了,首先是考研/保研+实验室搬砖/出国存在很大的沉没成本,特别是对读了两三年的博士而言,退出还有面子过不去,简历没法看等等各种问题,在这种情况下,老板就有非常多的压榨剥削的机会。
从这个角度说,博士学历本质上是一个卖身契,让一个劳动力卖身为奴,工作几年,换取一个高含金量的资格的买卖。

历史上这种卖身为奴换身份的买卖很多,旧社会的师徒制就是,学徒卖身给师父为奴三年,给师娘板砖扫地洗衣做饭,师父教学徒本事。现在的德云社还是这个制度。过去美国也有类似的制度,欧洲有些白人穷得活不下去的时候,就卖身到北美当奴隶,承诺在种植园干几年,以换取一张昂贵的跨大西洋船票。

现在问题来了,是不是所有的奴隶制,都是不能保障奴隶(劳动者)权益的呢?
不是。不但不是,而且奴隶制已经在绝大部分领域被淘汰了。这说明事实证明,奴隶制并不是一个能充分发挥劳动者生产力的制度。
为什么呢?
因为主观能动性,或者说,士气

奴隶在处理劳资纠纷的时候,最经典的策略有三个:组织反抗、消极怠工、逃亡
然而对博士而言,逃亡前面已经分析了,成本太高。组织反抗的成本更高,高校里最典型的反抗策略是自杀,一般而言,一个博士自杀,意味着这个老板很长一段时间名声受到严重损害,但是,自杀确实是一个有效的反抗策略,为什么有机化学老板压榨学生可以让学生工作10-14小时,却不能到18个小时,就是这个原因。当然还有别的反抗策略,比如前段时间有博士因为分赃不均反水,把老板的黑历史卖了,但是这都不是主流。
向为后来者抗争而牺牲的先烈们致敬!!

真正行之有效的博士自我保护策略,是消极怠工
一个数学教授能够要求他的博士每天工作14个小时么?
一个计算机教授能够要求他的博士每天工作14个小时么?
恐怕不行。
他的博士可以宣称这么长的工作时间是不合理的,会导致脑子转不动。
如果老板不理会,继续提这样的要求,他可以对着草稿纸或者电脑屏幕发呆14个小时,然后宣称想了14个小时,但一无所获。
聪明一点的老板,都不会做这么傻的要求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前面说的退出机制失灵,不但不是博士的紧箍咒,反而成了博士的保护伞。
因为正常企业员工如果消极怠工,老板可以解雇员工,但是别忘了,教授雇佣博士的沉没成本同样也很高。真的解雇了博士,老板就失去了一个潜在的劳动力,不如哄着,少干一点也比鸡飞蛋打强。
当初满清刚入关的时候,实行过一段奴隶制,其中规定,如果奴隶逃跑,那么窝藏奴隶的包庇犯要砍头,而奴隶本人只是被打一顿,为什么?因为留着还能干活,而砍了啥都没了。
后来,满清觉得这个还是不能让奴隶好好干活,就干脆把奴隶都转职成自由民,改成收租了。
正是在消极怠工的保护下,博士反而真的成了古典主义定义的那个样子:博士真的由自己内心深处的驱动力主导,做自己想做的研究;导师给予指引、帮助、扶持,从而真正的发现知识,探索未知的可能。学术因此而发展,人类因此而进步,这才是真正高尚的工作。

而有机化学和生物,真正坑的地方,在于消极怠工这个策略失灵。
老板是真的可以规定你必须每天在实验室过10个小时柱子的。
你可以说你对着电脑发呆是在想题目,反正没人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。
但是有没有过柱子老板是看得到的。
一个事情越需要智力,越需要主观能动性,就越不能用强制规定工作时间的方式来约束。而有机化学和生物,恰恰是最不需要智力,最能够用标准化工作完成的体力工作。
如果把有机化学的思考部分和实验部分分开,过柱子这些机械花时间的工作通通交个标准的产业工人完成,而博士生们仅仅需要思考分子结构和实验过程,最多在工人遇到困难的时候给予部分指点,那有机化学瞬间就能变成最高大上的行业。
计算机行业就是这样的,只不过他们的产业工人不是人,而是二极管。二极管这玩意比奴隶还乖。
然并卵。资本家和老板,只会选择最便宜的方式。
CPU比学生便宜太多,所以计算机老板选择CPU。
而一个6*12小时的产业工人,如果在富士康产线上,工资是4000一个月,算上企业交的部分,起码5000。这样一年就是6万。考虑到危险化学品操作部分,一个这样的工人一年起码要8-10万。如果在美国,起码也是5-8万美元的年薪。
那么诸位博士生,你们能从老板手上拿到这么多钱么?
既然你们比民工便宜,那么不压榨你们压榨谁?你们老板可是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,脑子可一点都不笨。

可能真正能保护有机化学博士生的,只剩下老板的道德了。
但是所谓仁不带兵,义不行贾,实际上有机化学又是一个特别逆向选择的过程。
一个有道德,不肯死命压榨学生的老板,最终是无法和死命压榨老板竞争的。
这会导致两个事情:
1,不道德的老板显著的多。
2,不道德的老板更容易爬到更高的位置。
久而久之,这个圈子的风气都很糟。
资本主义都没有这么血腥,因为资本主义还有很多配套的保护劳工的制度,而我们前面分析了,几乎所有的反抗策略,在有机化学和生物领域都失效了,真正稍微保护了一下我们的,反而恰恰是那些跳楼的师兄师姐们。
向先烈们致敬。

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现在黑社会是怎么诱骗无知美少女下海失足的。都是先找一个帅哥,和无知美少女勾搭,骗取无知美少女信任,谎称家里有人生重病,没有钱,需要少女坐台赚钱,等少女下海之后再去骗下一个。在东莞,这已经是一个产业了。
像不像某些老板的作风?比如说,施一公?
毕竟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嘛~

现在可以说结论了:
大部分化学和生物,包括一部分物理,其生态环境,是由其扭曲的产业结构决定的。对于这种大部分工作可以标准化,较少需要智力,较多需要低水平重复劳动的工作,应该采用更先进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,即富士康制,由产业工人执行,而不是采用学术界标准的博士制,由师徒执行。根据结构决定性质的化学逻辑,这是必然的,不是一两个人能扭转的。

而这个变态的产业,吞噬了整个国家起码1/10的最优秀的大脑。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施一公是美国派到中国的间谍的原因,美国派他回中国的目标,就是把中国最优秀的青年,扼杀在实验室的瓶瓶罐罐里。
唯一可以采用的策略,就是劝退,在退出成本最低的时候劝退。从高中开始劝,高中劝不动大学劝,大一劝不动大四劝,硕士劝不动博士劝,越早越好,晚了也不要紧,早日退学,早日新生。

版权声明:以劝退为目的可以随意使用本文。
欢迎点赞,欢迎转发,多救一个人是一个人

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
相关推荐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鲸 设计师:meimeiellie 返回首页